王晓岭:勇气和精神永远是军歌的灵魂

2017-12-03 08:09 来源:天津时时彩

王晓岭:勇气和精神永远是军歌的灵魂

著名收藏家马未都昨日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表示,这次英方展出的文物中,中国文物占比将近10%,这个配比是经过严谨考量的。

王晓岭:勇气和精神永远是军歌的灵魂

原标题:奏响强军兴军的战斗号角作者简介:王晓岭,一级编剧,词作家,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。主要作品有歌曲《当兵的人》《强军战歌》《风雨兼程》《天下乡亲》《当那一天来临》《军中姐妹》《我们从古田再出发》等,舞剧《红楼梦》《草原记忆》,大型声乐套曲《西柏坡组歌》,是《复兴之路》《胜利与和平》《永远的长征》《在党的旗帜下》等国家和军队重大文艺晚会的策划和撰稿,作品多次荣获中宣部“五个一工程”奖等奖项,被誉为“战士心中最美的词作家”。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今天,重温习主席在中国文联十大、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,“文运同国运相牵,文脉同国脉相连”,广大文艺工作者要“高擎民族精神火炬,吹响时代前进号角”“努力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的文艺高峰”,我们倍感肩头责任重大。不久前,习主席给内蒙古自治区苏尼特右旗乌兰牧骑队员们的回信中,又殷切叮嘱我们“努力创作更多接地气、传得开、留得下的优秀作品”,使我们更加明确了攀登文艺高峰的标准和方向。作为军旅文艺工作者,我们担负着用强军文化夯实信仰根基、锤炼打赢本领、砥砺英雄血性的光荣使命。军旅音乐是时代的号角,要冲锋在改革强军最前沿,奏响强军兴军伟大征程的强音。我认真回顾了近些年参与的创作历程,既感到欣慰,也清醒地认识到差距何在,为攀登艺术高峰充满了紧迫感。从2013年到2015年,我们用三年时间创演了大型声乐套曲《西柏坡组歌》。这部组歌被认为是反腐倡廉的警示之作,已在军营内外演出了150余场,受到广泛好评。组歌的核心唱段《天下乡亲》获得了中宣部第十四届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。这部作品取得成功的因素很多,是历史的机遇,是时代的召唤,是梦想的力量,是中央和军队各级高度重视和关怀的结果。作品从确定选题到组织创作,从深入生活到反复打磨修改,都反复提醒我们决不能忘记“我们从哪里来,我们向哪里去”的初心。西柏坡精神的精髓,“两个务必”和“进京赶考”,为我们打通历史和现实通道找到了创作出发点和落脚点。我作词的《强军战歌》《我们从古田再出发》《向世界一流军队迈进》等歌曲,同样是中国梦强军梦给了我们强大感召力。“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,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”“不忘我们是谁,不忘是为了谁,把鲜红的旗帜举起来,把军队样子立起来”“向世界一流军队迈进,军旗上闪耀铁血锋芒”。这些语言的提炼,都保持着与时代脉搏同频共振,讴歌永葆信仰、砥砺奋进的决心。近年来,我还连续担任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文艺晚会、庆祝建党95周年文艺晚会、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文艺晚会、庆祝建军90周年文艺晚会的创意策划和文学撰稿。可以说,每一次创作过程,都是讴歌伟大民族精神的过程,都是灵魂接受洗礼的过程,都是把满腔热忱投入到向光荣年代和英雄致敬的过程。我深感,个人力量是渺小的,是伟大时代给了我们创造优秀作品的空间,在重要历史节点上为我们提供了施展抱负的广阔舞台。通过这些年的创作实践,我体会到题材的选择应当摆在首要位置。军旅文艺工作者不能沉迷于杯水风波和一己悲欢。要想攀登文艺的高峰,这不能不察。古今中外的经典作品,其题材都蕴含着巨大精神能量。这种精神能量不是肤浅、表层、就事论事和时过境迁的。《长征组歌》《黄河大合唱》为什么能够久唱不衰,《红楼梦》《战争与和平》为什么百年后还能深深感染震撼我们?伟大的文艺展现伟大的灵魂,伟大的灵魂产生于波澜壮阔的伟大历史进程中。与题材密切相关的是与之相匹配的艺术门类样式。坦率地说,我不认为任何题材都适合某种形式。有些明明是通讯报道或报告文学的题材,不能把它勉强编成各种门类的舞台剧。攀登文艺高峰不能有浮躁心态,不能一味急功近利。凡是以获奖和资金为唯一目的,其寿命必然短暂。

《长征组歌》诞生30年间从未获什么奖,但30年后成为了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。

这是历史的馈赠,是人民的奖赏。

所以习主席语重心长地嘱托我们要“胸中有大义、心里有人民、肩头有责任、笔下有乾坤”。

军旅歌曲创作的题材相对比较单纯,正因为如此,视角的选择聚焦和主题开掘更要下一番功夫。

要“见人”更要“见物”。

当今陆、海、空、火、战五大军种建设都在迅猛发展,武器装备和战争观念不断更新换代。

但冰冷的武器和数字并不等同于军队的现代化进程,人的因素和情感温度在歌曲中始终是第一位的,勇气和精神永远是军歌的灵魂。

要把握好宏观概括和细节描述的关系。

经验证明,真正能大范围流传的歌曲,写宏观不是方针政策和口号的罗列,写细节又要注意到普遍意义。

要善于学习吸收战士的生动语言。

华丽的书面语言,远不如战士的质朴语言更接地气。

我们到部队采风,不仅要听指战员们在说什么,更要留意是用什么样的口吻和语气表达。

要打通军旅和社会的沟通渠道。

战士喜欢的歌曲也应当面对大众音乐生活,产生更大的社会效益。

当今广大群众关心部队什么?军营生活和老百姓的共鸣点在哪里?军旅歌曲的主旋律从来都是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,但创作的切入角度要更容易让人接受,以小见大,直达情感深处,照亮心灵世界。

要实现音乐的传承和创新。

当军旅歌曲走出“农家军歌”调子,向国际化靠拢的时候,不能丢弃中国民族音乐的根基,否则将变成无源之水、无根之木。

面对社会生活中音乐多元化的流行趋势,我们的军旅歌曲创作要保持清醒头脑,无论吸收或扬弃,都不可生吞活剥、照搬照套,而要做到量体裁衣、情调吻合。

“红日喷薄,江河澎湃,百年红船破浪开。

你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。

”这是我与作曲家臧云飞、青年演员丁晓君创作的新歌《中国新时代》中的歌词。

我们有幸赶上了一个风云际会、放飞梦想的年代,让我们吹响嘹亮的进军号角,书写新时代壮丽华章。

(责编:鄢玲淼(实习生)、黄子娟)。

(责任编辑:裁决 )